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一品姑爷 作者: 来时路远 字数:2032 更新时间:2020-09-13 10:42:08

第0176章 王爷?往后稍稍!

七日之后,生辰宴。

林雪音的生辰宴会,委实说来算不上有着多么惊人的影响力,毕竟,有资格受邀前来的,只有各位公卿大臣,王公贵族,正三品以下的官员,只能以拜送贺礼作为对林雪音的祝贺,本人并无到场赴宴的资格。

而这,也让得这场宴会虽然规模不算极大,但规格,却是出奇的高。

宴会设在林雪音的郡主府上,这日方才天明,一众受邀前来的文武官员,便是已经在此等候,真正陆续从宫外赶来的,皆是被分封属地,各领一方的王公贵族们。

而今受封居于京城以外的王公贵族,细细数来,共有三家。

五王爷长宁公,八王爷寿安公,以及九王爷静文公。

只是这三位王公之中,长宁公与寿安公,自受封离京之后,唯有在当今皇帝的生辰万寿节,或是皇后生辰千秋节时,方才会赶往京城赴宴。除此之外的时间,几乎不会出现在京城之中。

不过今次,虽然设宴之人,只是林雪音这个郡主,对王公们而言,不过是侄女的生辰,但两位王公,却是依旧赶往了京城之中。

旁人只知,两位王公今次乃是受邀前来,唯独两位王公自己心里清楚,给他们下达邀请的,是皇帝本人,这也意味着此次林雪音的生辰宴会,并不只是一场单纯的宴会罢了,将他们召来,定然是有什么事宜的。

至于静文公,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经赶赴了京城,住在城外的驿馆之中。

不多时候,长宁公与寿安公两位王公,已是携带着家眷赶到。

从这两位王公来时,颇显低调的妆容扮相,以及小心翼翼,生怕哪里出错,惹了皇帝不悦的言行举止便可看得出,这二人,显然是心中有几分担忧的,生怕今次的宴会上惹出什么麻烦缠身。

反倒是那静文公,一家子来得颇为高调——

直到午时初刻,静文公的车马,方才从宫门外而来,五马拉车,颇为气派。

其余两位王公,虽是也有资格乘坐五马拉车,但却都选择了低调而来,尤其是五王爷长宁公,甚至并未乘坐马车而来,乃是策马而来!

相比之下,静文公一家子就颇有些高调了。

依照潇湘礼法,王公诸侯乘坐五马拉车出行,基本都是节庆祭祀之类的大日子,寻常时候是很少会五马拉车出行的,看得出来,静文公一家,并不打算和其他两位王公一样,选择低调的来,反倒是绷足了颜面,将自家最为华贵的车辇给拿了出来!

待得车辇到了郡主府门前,方见长公子林墨,搀扶着静文公走下马车。

众位大臣们一瞧静文公的装扮,不免便有数人微微皱眉。

今日乃是林雪音的生辰,并非是什么皇家的重大节日,来人大都身穿礼服,并未穿戴官服,但这静文公,却是穿着自己的王公服而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王公贵族似的!

尤其在其头上,带着一顶玉带冠,那是其身在朝堂之上,与皇帝议事的时候才会穿戴的配饰之物,乃是其王公贵族身份的直接象征,今日这般前来,显然是根本未曾打算将林雪音当做宴会的主人!

这也让得一众官员们,不得不朝其毕恭毕敬的参拜下去,就连另外的两位,未曾穿戴王公饰物的王公,都得向他行礼!

众人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这静文公,今天摆明了就是耀武扬威来的!

“老九,借一步说话。”

拜过礼节之后,长宁公与寿安公二人,便是立刻凑上前来,拉着静文公去到一旁。

年岁最长的长宁公不免皱紧了眉毛,道:“老九,你这……今日陛下将我等一同传召过来,摆明了是有什么要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怕陛下瞧见了不悦?”

寿安公亦是点头附和:“是啊老九,你是知道的,陛下,咱们的皇兄,历来是个疑心不浅的人,你这就不怕落了什么话柄?”

静文公却是摆了摆手,笑得坦然:“两位皇兄这又是何必?陛下将雪音侄女的生辰宴会,全权交给了那个叫陈槐安的小辈打点,摆明了是想试试他的能力,我们这些个做叔伯的,自然是要帮衬着,何来的话柄一说?我倒是觉得,陛下巴不得我们好生刁难他一番呢!”

“这……”

两位王公皆是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陈槐安他们自然都是听说过的,年纪轻轻,便得皇帝重用,身居高位,手握重权,而今又正大力推行改革,正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说是要进一步考验,倒也说得过去。

但,他二人终归是不敢太过放肆,生在皇家,这是无从避免之事。

瞧见两位皇兄依旧犹豫不决,静文公不禁失笑。

“罢了罢了,二位皇兄自便。我总归是不愿对一个小辈低头的,我可不信他一介小辈,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能配得上那么重的职权!今天定是要给他几分好看的!若是他没什么真本事可言,哼!二位皇兄且看着吧!”

冷哼了一声,静文公转头便走,全然也不理会两位王公的意见。

却是方才回到郡主府门前,便瞧见文武官员们皆是看向来路的另一侧,议论纷纷。

顺着众多大臣们的视线望去,静文公顿是一愣。

转头便见,路的对头,正有另一辆马车缓缓而来。

那虽是一辆三匹马拉得马车,按照礼法规格,只是大夫车辇的规格,但却是引得众人颇为惊艳。

头前拉车的三匹神俊宝马不是重点,重点是后头的车辇。

那车辇,竟是一副最高规格的“路车”,与天子车辇同等规格,车架镀金,赫然便是一架天子大宴宾客时,方才会乘坐的“金路”!

依照礼法,这等规格额的车辇,除了天子能够乘坐之外,也会被天子封赏给王公贵族,但,大都只会封赏给皇家宗亲,少有赏赐给外臣的先例。

但此刻,那金路车上坐着的,却并非皇室宗亲。

驾车之人,乃是寒舟,而坐在金路车上的人,正是陈槐安与秦秋颜!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