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苏影 作者: 倬钥暃凡 字数:5857 更新时间:2020-09-13 15:16:34

第十五章 颠倒黑白

夜晚,苏影架不住赫连羽骁在床上的痴缠只好将滑板的事情瞎编乱造地胡说,可赫连羽骁怎么会信她,苏影肯定不会告诉赫连羽骁她是来自现代,而依照苏影所研究的历史来看,在中国甚至是亚洲也并没有天越王朝,更没有东纪国,那么她也不能确定她到底是穿越到了哪个时代。当然,依旧能够确定的便是这个朝代和这个国家是在地球上的,而且是说汉语。所以,苏影现在也不搞不清楚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自然也就无法和赫连羽骁说清楚滑板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在床榻间说不清楚的事情就只能通过对身体的惩罚来解决了,惩罚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苏影真的一天都腰酸腿软地没有下床,还好赫连羽骁接下来的一夜没有继续奋战。

苏影在皇宫中玩滑板的事很快后宫的女人们都知道了,而后就有人去造办局也要让他们做滑板出来,只可惜滑板倒是又做出来几个却没有人会滑。接着,便有后宫女人们到芷惜院请苏影教她们学习。苏影觉得这是件有趣的事儿,索性就答应下来。结果,在御花园的一块平地处赫连羽骁就看到苏影踏着滑板玩的起劲儿,身后却跟着七八个后宫的美人,才人等被摔的狼狈不堪。见着皇上过来,一众人跪地行礼,求饶恕的声音此起彼伏,苏影则是一边行礼一边偷笑,她并无意让那些女人在皇上面前丢脸,怎奈那些女人非要作妖,苏影也只能投她们所好成全她们了。

赫连羽骁用眼角余光看着自己宠爱的小女人,心想几日没有好好折腾她了,她便折腾起后宫这些女人了,看来今晚要好好惩罚一下这个小女人了。

皇上看了眼前一众跪地的女人,摆了摆手,让几人都回去思过,殿前失仪可是不小的罪,当然除了苏影,皇上最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影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苏影正准备回芷惜院,却被大公主涵瑶拦住,九岁的涵瑶公主站在苏影面前趾高气昂,命令式的对苏影说道:“迪妃,你现在马上教我学这个滑板”。

苏影看着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大公主,真不喜欢这样的孩子,放到现代这就是被宠坏的小太女,谁见谁讨厌,有张贵妃那样一位母亲,教出这样一个女儿自然也不奇怪。但是,苏影可不打算搭理她,在苏影面前耍横,尽管只是个孩子,苏影也不打算成全她。苏影看着涵瑶那娇蛮的模样,说道:“不好意思大公主,我现在没时间,想学你自己学,我也是从小自己学会的,大公主如此聪慧之人自学肯定没有问题”。说罢,便快步离开。

涵瑶却不依不饶赶上前挡在苏影的面前,不让苏影离开,苏影看着小霸王一样的涵瑶公主笑道:“怎么,公主,这是要强人所难?”

涵瑶怒着一张小脸说道:“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必须要做什么,你敢违抗,我就叫人打死你”。

苏影嗤笑了一声,说道:“哦,公主还真是厉害,可以随便草菅人命,想打死我就打死我。好啊!那你现在就叫人来打死我”。

涵瑶大怒,对着身边的太监,嬷嬷说道:“来人,给我打死她”。

苏影站着没动,玉兰几人倒是紧张的不行,毕竟,涵瑶是皇帝的第一个孩子,是长公主,现在招惹了她肯定很麻烦。玉兰逐轻拉了一下苏影的衣角,想让苏影不要直接跟大公主杠上,苏影才管不了那么多,这种缺乏教养的小屁孩就该好好管教一翻,否则溺子就是杀子。

涵瑶身边的太监嬷嬷不敢上前,谁都知道现在的迪妃是皇上的宠妃,没有人敢上前找死。涵瑶见无人上前惩罚苏影,便自己上前捶打苏影,苏影起初没有还手,毕竟是个小孩子,她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可是,涵瑶却越打越起劲儿,没完没了,苏影只得双手握住了涵瑶的手腕,制止她停下来。只是,她刚握住公主的手腕,张贵妃就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一声悲哭便冲了过来,大声哭诉着:“我可怜的涵瑶,怎么就被人打了呢”。

苏影真是被气笑了,明明被打的人是她,现在却被张贵妃颠倒黑白,苏影正要解释,涵瑶却大声哭起来,口中说道:“母妃,她欺负我,打我,骂我,母妃快救我”。

情势就这样戏剧性的被逆转,这苏影都觉得要百口莫辨了。苏影此刻已松开了涵瑶的手,涵瑶扑到张贵妃怀里哭诉。苏影无语,转身要离开。张贵妃却开口说道:“迪妃,你对我有意见可以针对我,为什么要动手打骂涵瑶,她还只是个孩子”。

苏影转回身,正对着张贵妃说道:“张贵妃,请你先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是大公主非要让我教她学滑板,我拒绝了,她便要让人打死我,我即没有张口骂人,更没有动手打人,是涵瑶公主一直在打我,我并没有还手,只是她一直打下去,我是人,我也会疼,我让她停手,她不停手,我只好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再打下去,现在怎么就变成我打了大公主呢?”

涵瑶听闻此言,马上说道:“母妃,她胡说,就是我让她教我学滑板她不教,还骂我,打我”。

苏影看着用手指着自己的涵瑶淡淡笑道:“涵瑶公主,人是不能说谎的,何况你如此小小年纪说谎还颠倒黑白,这是不对的”。

张贵妃却抽泣道:“迪妃,我知道皇上宠你,可你也不能横行霸道,连一个小孩子都欺负”。

苏影觉得此刻她是真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也不想再与这母女两人纠缠下去,直接转身走人。

身后,张贵妃咬牙切齿地看着苏影的背影,对着身边的大宫女玉红低声说了几句,而后一行人也离开了御花园。

入夜,苏影吃了晚饭后,总觉得有些心里闷闷的,在后花园转了两圈还是觉得不舒服,回到卧房便让玉兰给她准备水沐浴。

傍晚,张贵妃的寝宫内,涵瑶公主躺在床榻上有些发烧,嘴里在说着胡话,外面一声“皇上驾到”的通传,殿内的人跪了一地。赫连羽骁进来后,走到床榻前看着昏睡中说着胡话的涵瑶公主,斥责跪在地下的张院判,张院判忙解释说是大公主因为受了惊吓又着了凉才出现了这般情况,当赫连羽骁问道大公主为何会受到惊吓时,张贵妃嘤嘤抽泣着不说话,而在一旁的大宫女玉红扑通一声又跪下哭诉道:“今日大公主在御花园看到迪妃娘娘在玩滑板,就上前想让迪妃娘娘教教她,可是没想到迪妃娘娘不愿教还恶语指责大公主没有规矩,大公主受了责骂便哭着求迪妃娘娘原谅,可迪妃娘娘一听便心烦又动手打了大公主,吓着了大公主,大公主一路跑回来出了不少汗,回来后便着了凉成了现在这种情况,吓的在梦里说胡话。皇上,请您一定要给大公主做主啊!大公主只是个孩子,要求让迪妃娘娘教她玩滑板也不算过分,可是现在却成了这般,贵妃娘娘心疼的不行,呜呜呜”。

张贵妃不断地一边哭泣,一边制止玉红不要再说下去,还一边向皇上请罪,她说:“皇上,都是臣妾不好,没有教育好涵瑶,这事不能怪迪妃妹妹,都是臣妾的错”。张贵妃说着满脸的愧疚。

赫连羽骁听罢,没有说话,他觉得苏影的性子是直了些,但是不应该会做出这种事情。他想需要问问苏影,不能只听张贵妃的一面之词。赫连羽骁在床前坐着陪着涵瑶公主,看着老嬷嬷给她喂药,心里着实不好受,毕竟是自己的孩子,看着那小人儿吃药的痛苦模样心中痛了一下,不由地有些怨苏影,这件事情肯定是与苏影有关的,否则张贵妃也不会无中生有。赫连羽骁陪了涵瑶公主一个时辰,张贵妃就在皇上身边一直抹着眼泪,赫连羽骁心里不忍,揽她入怀轻声安抚着,张贵妃却愈发哭的委屈,这委屈的哭让赫连羽骁心情不免烦燥,就更有些怨苏影。

赫连羽骁带着怒气来到芷惜院。芷惜院里,苏影沐浴后躺在软榻上看书,赫连羽骁没有让人通禀直接进了内殿,看到在软榻上惬意看书的苏影突然怒从中来,没等苏影起身行礼,他便快步走到软榻前怒声质问苏影今天关于涵瑶公主的事情。

苏影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对自己怒目而视,还未待她细问,赫连羽骁已将今日涵瑶之事的罪责加在她身上。她望着他,听着他的怒斥和闻到他身上沾有张贵妃特别爱用的刺鼻的脂粉香,苏影一句解释的话也不想说了。她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这个她以为可以信任的男人,原来如所有的男人一般没有睿智的头脑,只听片面之词便要置罪与她,她原以为他们可以有爱情,而现在呢?他身上存留着别的女人身上的气息,而那个女人还是心机深沉的恶毒妇人,他却不察。苏影的心凉了,凉的彻底,梦也碎了,碎的干净。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做。

赫连羽骁斥责完,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苏影,他想她能向他解释。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有说,他就更生气,他甩袖离开了芷惜院。

直到回了乾坤宫,赫连羽骁还一直怒气未消,常公公看着却不敢开口。可是,常公公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张贵妃今晚的这一出戏怕是早就设计好了,利用皇上对大公主的关心陷害迪妃。可即便他知道 又能怎样,现在皇上相信了张贵妃,别人又敢说什么,看着皇上独自生闷气,常公公也只能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在旁边站着。

赫连羽骁走后,苏影独自又在软榻上坐了一会儿,玉兰几人也不敢劝说,他们是看见皇上生了多大的气离开了芷惜院。苏影觉得自己很累,人累,心也累,她起身去衣柜里找到了自己入宫选秀时穿的衣服,那是一套祖母亲手给她做的衣裙。虽然,苏影入宫后皇上赏了数不清的好衣服,但她依然留着这套衣裙,尽管她只是穿越而来,但她也愿意留个念想。

苏影换上了这套衣裙,简单的把发梳顺,古代的发型太复杂她不会梳,只用了一根丝带将长发从脖颈下束起,穿上绣鞋,苏影熄灭了内殿所有的灯,独自坐在床前等待着时间过去。

玉兰几人在门外看着屋内的灯火都熄灭了,也不敢进去询问,便依旧在门外守着。

夜已深,苏影从梳妆盒的底层取出一个纸包悄悄走到门前,轻轻打开门,还未等门外守着的玉兰和海棠反应过来,便将手中纸包的粉末散了出去,瞬间玉兰和海棠被苏影左右手一边一个扶着倒下。苏影轻步走出内院又走到院门口,门口的小太监还未看清楚过来的是何人,便闻到一股味道,瞬间倒地,苏影轻轻开了门走出去,又将院门好好关上,而后独自一个人走在皇宫昏暗的青砖路上。

避开巡逻的侍卫,苏影来到了念湖边,这里她曾经来过三次,前两次都是她自己来的,第三次是赫连羽骁带她来的,这一次又是她自己来的,而这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来,苏影不想再在这里生活下去,哪怕一分钟她也不想再呆下去。在这里,她一无所有,她想念在现代她的父母,她的爷爷,还有朋友,同学,即使她不能回去,她也不愿在这样一个人间地狱中生活下去。苏影在湖边站了片刻,仰望星空,一轮弯月很是明亮,她在心中想着自己的家人,不知道他们与她是不是还在同一片星空下,如今她是最后看这里的美景,以后如果能投胎,她祈愿她能回到现代。任由脸上的泪水不断滑落,苏影向着湖中一步步走去。

湖水没入了苏影的双腿,她继续向前走着,湖水没入到了她的腰,她一步一步在湖水中走的艰难,但苏影依然向着湖心走去,而她根本不用走到湖心她就会被整个淹没。湖水已然漫过了苏影的胸,她觉得步伐越来越坚难,呼吸也有些越来越困难,她想快点走到湖心,她想快点被整个湖水没入。就在她的头整个要沉入湖水中时,她的身体突然被人抱起,而她以然昏厥。

赫连羽骁抱着已经昏厥的苏影,他的内心是万分愧疚的,他怎么可以那么不相信她。他在乾坤宫独坐了许久,想着他第一次在夜晚的念湖边看到苏影,第二次又在念湖边看到苏影,到后来她成为他后宫女人中的一个,所有相处的点滴让他幡然醒悟,苏影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他怎么会晕了头只听张贵妃的一面之词,也许这就是因为对她寄予太高的期望,所以怕有一点点失望。

赫连羽骁一刻也不想再等下去,他想今晚她应该是很伤心的,他那样不信任她,斥责她。想到此,他匆匆赶去芷惜院。可是,到了院门口一推门,门被轻易就推开了,门口躺着两个晕倒的小太监,他急忙走向内殿,在门前却看到同样昏倒的苏影身边的两个大宫女,他迫不及待地推门进了内殿,点了灯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他的心一下子就空了,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命人在全后宫寻找她,而他也突然想起了念湖,他与她初出两次相遇的地方。待他赶去念湖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身影几乎要沉入水中,他疯了一般朝那个几乎要全被沉入的身影奔去,他终于在她全部沉入水中的前一秒抱住了她的身子,她已经昏迷。这一刻,他才觉得他的心是剧痛的,如果她就这样从此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承受的住没有她在的日子。他抱着她从湖中走出来,他的眼角染了泪意,他真的非常后悔自己今天的所做所为。

苏影被抱进乾坤宫,宫女马上为她换了干净的衣服,太医院的张院判连夜进了宫,还好苏影的命保住了。只是,她沉沉睡着几日都不曾醒来,赫连羽骁除了上朝几乎时时陪伴着苏影。可是,苏影就是不愿醒来。

常公公后来查明了涵瑶公主一事,确实系张贵妃一手设计,大公主生病是张贵妃给涵瑶吃了致病的膳食导致大公主发烧说胡话。赫连羽骁一怒之下将张贵妃降为张嫔,并将涵瑶公主送至皇太后处暂时抚养。只是,这所有的事情明了真相,也做了处罚,但苏影依旧不曾醒来。

赫连羽骁让人悄悄遍请京中医术高明的医生入宫为苏影诊治,但苏影却始终不肯醒来。最后,常公公小心翼翼地说道:“皇上,不如把迪妃娘娘送回芷惜院修养,那里是她熟悉的环境,兴许有利于娘娘早日醒来”。

赫连羽骁近日吃不好睡不好,整个人瘦了一圈,常公公一是心疼,另外他心中也是突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太医和众多宫外找来的大夫都看过了,迪妃身子已没有大碍,可是却就是不醒来,也许是迪妃自己不愿醒来,毕竟被皇上伤了心,她可能暂时不想面对皇上。所以,常公公才建议让苏影回芷惜院修养,也许苏影就愿意醒来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苏影被送回芷惜院的第二天便醒来了,醒来后的苏影非常虚弱,但她还是先喝了些水和米粥后,让玉兰她们为她沐浴更衣,她不喜欢沾上任何一点与赫连羽骁有关的味道。

赫连羽骁刚上完早朝,常公公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皇帝。赫连羽骁连辇轿都没有乘,施展轻功就来到芷惜院,他真的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苏影的身边。只是,他来了,她却不愿意见他。苏影知道自己被他救了,没有感激,也没有怨恨,赫连羽骁成为与她毫不相关的一个人。她现在想的便是怎么想办法有机会离开这皇宫,死如今已不是她最好的选择,既然死了一次没有成功,那她就生,好好地活着,想办法离开皇宫,而在离开前她不想再见他,他与她再无任何关系,她不需要他的宠爱,后宫那么多女人想要他的宠爱,他爱给谁就给谁,反正她苏影不想要了。

赫连羽骁没有强行进入内殿,他只站在门口对着苏影说话,他说:“芊芊,是朕错了,朕没有查明真相冤枉了你,朕向你赔礼,芊芊,原谅朕好吗?”屋内,没有任何人回答。

赫连羽骁在门口站了很久,依旧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动静,他询问了玉兰关于苏影的情况,玉兰都详详细细地说与皇上,他听罢心中稍安,只要她的身子好好的,她现在气头上,他可以等,等她消了气他再好好哄她。只是,这一等却等了数十日,他每天下了早朝便会马上来看她,他每次站在门口与里面的她说话,屋内都没有任何反应,他知道她在里面,可她就是不肯原谅他。赫连羽骁着急了,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办,她才能够不再生他的气。他真的很想当面问问她,她要怎样才能原谅他,才能不生他的气。可是,他没有勇气走进去面对她。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屋内,一个站在门外,持续着不可缓和的关系。

作者的话